• <meter id="mxudx"><u id="mxudx"></u></meter>
    1. <acronym id="mxudx"></acronym>
    2. <acronym id="mxudx"><form id="mxudx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1. 中國科學網手機版

        首頁 > 人物 > 滾動 > 文章詳情頁

        作家張悅然:文藝青年是個褒義詞 不為取悅讀者而寫作

        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頒獎典禮4月22日在佛山順德北文化中心舉行,于堅獲得“2016年度杰出作家”稱號,獲獎的作品包括《閃存》《朝蘇記》《并非所有的沙都被風吹散:西行四章》。女作家張悅然獲得“年度小說家”,其小說作品《繭》同時獲獎。

        作家張悅然:文藝青年是個褒義詞 不為取悅讀者而寫作 中國科學網www.qd117.com

        張悅然與讀者分享寫作心得。 主辦方供圖

        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頒獎典禮4月22日在佛山順德北文化中心舉行,于堅獲得“2016年度杰出作家”稱號,獲獎的作品包括《閃存》《朝蘇記》《并非所有的沙都被風吹散:西行四章》。女作家張悅然獲得“年度小說家”,其小說作品《繭》同時獲獎。

        12年前,張悅然還在新加坡讀計算機專業,初出茅廬的她憑借《十愛》斬獲第三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“年度最具潛力新人”。12年后,張悅然以《繭》,再次登上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領獎臺,并捧回了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“年度小說家”的桂冠。

        4月23日晚,張悅然來到廣州方所,向讀者講述自己多年寫作的心路歷程。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時張悅然說,相比十多年前,小說趨于邊緣化,但是熱愛文學的人可能會更加專注,“文學的真正熱愛者是不會輕易被風吹散的。”

        “不為取悅讀者而寫作”

        今年,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“年度小說家”“年度最具潛力新人”均由“80后”作者摘得。評委會認為,張悅然在同代人中生活,卻不像他們那樣思考,“青春經驗之外的歷史重負,個人內心的磨難,愛與罪的根源”,才是《繭》的核心母題。

        在長篇小說《繭》當中,張悅然首次脫離了自我去打量世界。這部小說不返回到過去,并且溝通她和祖父、父親三代人的情感。張悅然說:“很多現實中無法進行的交談,在小說的時空里得以完成。”

        在致答謝辭時,張悅然說,自己非常喜歡“小說家”這個詞,因為它簡單、樸素、職業。與“作家”的稱呼相比,她覺得“小說家”更多了一點“匠人精神”。對于這些年的寫作之路,張悅然看得挺“淡然”,她說,“作家這個身份,如同一件忽然派發下來的制服,并不能算合身。”

        雖然被不少讀者譽為“最具才情女作家”,但張悅然坦言:“我并不會為了取悅讀者而寫書。作家本身的文字都被深深地烙上了個人內心情感的印記,文字和性情永遠連接在一起,如果把它扭轉過去適應讀者,這對我來說幾乎是一件完全辦不到的事情。”但對于讀者,張悅然表示,自己始終都會關注和尊重,“我始終渴望著與讀者交談,產生情感的交流。”

        “文藝腔難以有力表達”

        張悅然從20歲出頭就已進入文學創作領域,那時的她,由于對于現實世界還知之甚少,她的早期作品充滿了童話色彩,她笑稱,自己那時的作品就如“空中樓閣”,同時也非常害怕自己的“空中樓閣”跌入塵埃,從而失去光彩。

        有人覺得文藝青年就是沒有自制力的、沒有原則的,甚至是沒有責任感的,這點張悅然并不贊同。“如果我是一個讀者而非一個寫作者,我真的很愿意做一個文藝青年。”張悅然說,“文藝青年”在她心中永遠是個褒義詞,“他們身上有活力,有著很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,容易交到年輕的朋友。‘文藝青年’如果能堅持下去是很美好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因為入行早,張悅然早年在寫作中受到了很多滋養,也擁有了一個在文藝世界中盡情遨游的美好階段,“但這些卻成為一種難以轉型的氣質,單靠文藝青年的文藝腔難以駕馭起小說這樣一個復雜、綜合的事物,也不能在其中達到有力的表達。”

        較早的進入文學創作世界,于張悅然而言,積極和負面影響也是兼而有之。“由于年少寫作時對于現實世界的理解甚少,思想可以在一種理想的狀態中得到很好的保護,但這也會讓我的思想有時候過于單純甚至是無能。”但張悅然漸漸地發現,現實的世界完全可以表達和闡釋自己內心的情感,不需要借以超現實的輔助。

        “我寫不好公眾號”

        張悅然到廣州方所的當天,正值“世界讀書日”,“閱讀”這件事總會在每年的這一時間熱鬧起來。既然“讀書”這件事已然不再那么單純了,那么,在這樣的閱讀環境下,小說又應當如何存在?

        張悅然說,小說在相比于十多年前,一定是日益趨于邊緣化的,但是熱愛文學的人可能會更加專注,“文學本不需要那么多人的關注,它就是一種獨立的存在。每個時代都會聚集起來熱愛文學的那么一些人,文學的真正熱愛者是不會輕易被風吹散的。”

        在張悅然看來,如今,作家的形態更多樣了,“對于寫作,社會也變得更加寬容。尤其是在寫公眾號的時代,如果一個寫作者有‘偏才’,他會得以顯露,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,也會有大量受眾。但在過去,比如上世紀90年代甚至幾年前,他可能沒有辦法勝任一個小說家的角色,更難以收獲這樣的名聲。”

        但張悅然不否認,作為傳統寫作者,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,“當你的作品和讀者距離很遠,沒有辦法建立起良性溝通的時候,很可能會使得他們(讀者)把頭背過去。但我覺得作家沒有辦法做什么,作家的寫作跟他的性格有很大關系,有些事也是非常難以改變的。”張悅然說,自己不會去開微信公眾號,“即便是開了我也寫不好,因為我不擅長做這件事情。”(記者 周豫 實習生 韓夢菲)

        【版權聲明】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為"中國科學網"的所有作品,均轉載、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,轉載、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 中國科學網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分類導航

        關于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biz@minimouse.com.cn

        版權所有 中國科學網www.qd117.com

        {"remain":4999951,"success":1}http://www.qd117.com/people/2017/0425/13680.html
        发色2019图片